首页 新闻动态 产品中心

新闻动态

你的位置:许昌县龙行天下物流货运部 > 新闻动态 > 交锋中的塞尔维亚:“斯拉夫兄弟情”与科索沃阴影

交锋中的塞尔维亚:“斯拉夫兄弟情”与科索沃阴影

发布日期:2022-07-24 10:49    点击次数:183

  原标题:观察|俄欧交锋中的塞尔维亚:“斯拉夫兄弟情”与科索沃阴影

  随着乌克兰前线的战事逐渐白热化,几乎整个欧洲都力图表现出一片团结援乌的氛围。即使那些尚未加入欧盟的国家,如北马其顿、阿尔巴尼亚和摩尔多瓦等,也都频频谴责俄罗斯,并参与到欧盟领导的制裁计划中。但其中尚有一国例外,那就是近年来与欧盟和俄罗斯都保持稳定关系的巴尔干国家——塞尔维亚。

  当地时间3月9日,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市中心卷起了一股在西方媒体眼中颇为另类的“亲俄”风暴。成百上千的当地人走上街头,他们打出了支持俄罗斯和反对北约的标语,声援俄罗斯眼下正在乌克兰境内进行的大规模军事行动。13日,贝尔格莱德街头又进行了另一场类似的挺俄活动。按照法新社的说法,参与这些活动的人数要远多于数日以前支持乌克兰的游行。

  23岁的贝尔格莱德大学毕业生尼古拉和祖母带着东正教圣像参加了上周的挺俄游行,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俄罗斯)正在把乌克兰解救出来,他们做的事有利于全世界。”

  “荣耀归于俄罗斯!”他用俄语说道。

  与乌克兰同样希望加入欧盟的塞尔维亚为何没有紧跟欧盟立场?作为地处欧盟东南一隅的小国,塞尔维亚又如何面对来自布鲁塞尔和各个欧盟成员国的巨大压力?

  “斯拉夫兄弟永远团结”

  在法新社的现场观察中,贝尔格莱德街头“挺俄”游行比反战抗议的声势浩大得多。很多参加者打出了醒目标语。马尔科·维兹玛尔的T恤衫上印有身穿飞行员夹克,手持突击步枪的普京肖像。他喊完一轮口号,回应了好奇的法媒记者:“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邪恶力量已经蔓延到了俄罗斯的边境,假使没有(俄罗斯发起的)军事行动,可能就要爆发世界大战了。”

  除了马尔科,到场参加游行的人多持类似观点,他们喊出的口号也十分简单:“塞尔维亚和俄罗斯,永远是兄弟!”

  尼古拉则表示,自己的祖母曾在上世纪90年代北约轰炸南联盟时腿部被弹片击伤,后来被迫在地下防空洞中藏身数日,由于医疗条件不佳,差点失去一条腿。

  尽管1999年北约来袭时尼古拉刚刚出生,谈不上任何亲身经历,但他显然对此念念不忘:“我对乌克兰人民没有恶意,只是想告诉人们,我们的苦难没人在意,只有俄罗斯一直在倾听(我们)。”

  塞尔维亚社会中这股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的民意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几个世纪以来,同为东正教国家的塞尔维亚和俄罗斯曾多次结成盟友关系,在上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中,两国都身处同一战线。

  冷战结束后,苏联和南斯拉夫走向解体,新独立的俄、塞两国均面临北约的挤压,因而形成了一种“抱团取暖”心态。上世纪90年代前南内战爆发后,尽管时任总统叶利钦治下的俄罗斯国内经济形势混乱,军备松弛,对外也谋求与西方国家的和解,但俄没有对北约介入科索沃战争无动于衷,反而果断出动空降兵部队在北约联军之前抢占了科索沃境内的普里什蒂纳机场。在塞尔维亚看来,这阻挡了北约对其利益的进一步损害,战后便自然地将俄罗斯视为友好伙伴。

  塞尔维亚民间对俄罗斯的支持远不止几场街头游行。根据塞尔维亚新闻网站RuSerbia此前的报道,乌克兰燃起战火后,不少塞尔维亚人通过各种渠道尝试进入顿巴斯,希望为自行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作战。这些塞族志愿者如乌东亲俄民兵一样,使用“新俄罗斯”(Novorossiya)来称呼顿巴斯地区,以此彰显某种“斯拉夫纽带”。

  一位名叫齐沃科维奇的塞尔维亚公民在顿巴斯地区生活了8年,早在2014年时就曾帮助东乌民兵作战。他近日告诉“巴尔干洞见”新闻网站,自己过去几天一直在帮助更多的塞尔维亚同胞来到顿巴斯助战。但由于目前塞尔维亚政府禁止本国公民赴海外参与军事冲突,他拒绝透露塞族志愿者人数及其来乌渠道等详细情况。塞尔维亚没有加入欧盟对俄的航空制裁,大人物演员表塞尔维亚航空公司目前依然运营着贝尔格莱德到莫斯科的航线,因此塞尔维亚公民飞往俄罗斯进而前往东乌尚不存在障碍。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检索了一个俄语社交平台VK上的乌东民兵支援小组,发现从2014年至今,均有自称为塞尔维亚人的用户发帖要求到顿巴斯志愿参战,为此寻求与乌东民兵关系密切的小组管理员(俄罗斯人)的旅行建议。小组管理员则详细回复了其中一些人的帖子,告知他们如何从俄方一侧进入顿巴斯并与当地民兵对接,还重点询问了他们过往的军事相关经验和特长。

  贝尔格莱德安全政策研究中心学者普里德拉格·佩特罗维奇撰文分析称,尽管这次前往乌东参战的塞尔维亚人可能比2014年明显增多,但其政治象征意义依然大于军事意义。“这些塞尔维亚志愿者不会给战局带来什么明显影响,但在政治上,这代表部分塞尔维亚人用实际行动选边站队,会在母国和西巴尔干地区造成政治影响。”佩特罗维奇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鼓动塞尔维亚人赴东乌作战的组织还带有明显的民族主义倾向。澎湃新闻检索发现,有一些海外哥萨克人组织正使用社交平台在巴尔干地区招募军事志愿者。其中一家名为“俄罗斯和海外哥萨克士兵联盟”的组织颇为活跃,它的负责人名为尼可莱·加科诺夫,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

  最近三周以来,加科诺夫频繁在其个人脸书主页上发布招募帖子,还往往配有个人对局势的看法和号召。“哥萨克人从未在保卫俄罗斯边境的斗争中缺席,我们不能辱没了哥萨克的荣誉。”他写道,“今日俄罗斯正面临决定性的历史时刻,是时候保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共和国’的人民免遭‘纳粹’屠戮了。”

  另据巴尔干当地媒体报道,加科诺夫早在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时就为支持俄罗斯而四处奔走,他曾受到普京的接见,并在当年来到波黑的塞族共和国首府巴尼亚卢卡,支持主张塞族共和国从波黑独立的时任塞族共和国总统多迪克。

  当地时间2022年3月11日,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会见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人民视觉  图

  武契奇如履薄冰

  今年3月,与波黑接壤的塞尔维亚也迎来了选举季,该国总统武契奇已将精力聚焦选战,但眼下的俄乌危机对他平衡外交的能力提出了不小挑战。塞尔维亚国内舆论和民间组织积极支持俄罗斯的动向也引起了塞政府的注意。

  自从乌境内的战火燃起,亲近武契奇政府立场的塞尔维亚媒体就一直采用了比较接近俄媒的报道导向。但同时,武契奇政府早已将塞尔维亚加入欧盟作为主要施政目标之一。法国24新闻网3月9日分析称,武契奇正试图为国内舆论稍稍降温,但同时又不至于冒犯那些坚定支持俄罗斯立场的选民。

  在国际场合上,塞尔维亚也选择了颇为温和的做法。联大投票中,塞尔维亚为包含谴责俄罗斯军事行动等内容的决议投下了赞成票,没有公然同欧盟国家唱反调。但塞也没有加入到制裁俄罗斯的行列中。塞尔维亚的“走钢丝”行为在国际上引发了不同的反应,面对这种复杂的舆论和政治环境,武契奇近日在塞尔维亚国家广播电台的节目中坦言,“在过去三天里我衰老了十岁。我会尽我所能保证我国立场的连贯性。”

  武契奇身背的压力主要来自欧洲国家。3月11日,武契奇在贝尔格莱德会见了来访的德国外长贝尔伯克。自从上世纪90年代的前南斯拉夫内战以来,德国一向重视巴尔干地区的政治稳定和在当地的影响力投射。本轮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贝尔伯克除了忙于和欧盟、英国、法国和美国的同行密切商讨对策,还抽出时间专程来到巴尔干各国首都进行穿梭外交。

  与贝尔伯克会谈后,武契奇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塞政府不允许塞尔维亚公民以志愿形式前往乌克兰参战,无论支持俄乌哪一方,都将面临严厉的惩罚。但在关键的制裁问题上,武契奇没有松口,依然坚持了与欧盟不同的立场。同时,武契奇也明确表示塞尔维亚不会寻求加入北约。

  无论如何腾挪,塞尔维亚调整对俄态度的空间依然十分有限。总体民意上,2021年由欧洲事务智库(Institute for European Affairs)发布的一份民调显示,83%的塞尔维亚视俄罗斯为友好伙伴。十多个塞尔维亚城市给予了普京荣誉市民身份。塞尔维亚前驻白俄罗斯大使斯列科·朱契奇对法国媒体评论称,塞尔维亚与俄罗斯的关系正变得日渐紧密,“贝尔格莱德没有选择,只能避免对俄施加制裁。”

  科索沃的阴影

  乌克兰战事的冲击波波及巴尔干半岛并不让人意外。巴尔干不仅仅在地理上与乌克兰相邻,这个半岛上个世纪最后十年的血腥历史也为很多讨论当下乌克兰危机的人们提供了某种参照。在这个意义上,直接面对科索沃问题的塞尔维亚政府有理由感到乌克兰的事态与自己息息相关。

  2008年,北约的大规模轰炸结束近十年之后,科索沃单方面宣布从塞尔维亚“独立”,随后立即得到西方国家的承认。俄罗斯则深受刺激,普京当时就发出警告,称西方策动科索沃从塞尔维亚分离出去违反了国际法,将来西方国家也会为此承担后果。

  当然,在北约国家眼中,科索沃无法构成一个用以合理化俄罗斯当下支持“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独立”的国际法先例。曾经长期参与巴尔干地区和前苏联加盟国司法改革,并多次到访科索沃援助当地司法系统的美国法官迪恩·派雷斯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西方国家一直认为,北约干预科索沃并支持其“独立”是一种“例外情况”。

  “西方认为当地当时出现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甚至包括针对阿尔巴尼亚族的种族清洗。”派雷斯解释称,“贝尔格莱德还有一个十分好战且民族主义的政府,破坏了地区稳定,因此能够论证外部干预的‘必要性’。”

  接下来的几场国际危机证明,对西方这一番论证并不买账的俄罗斯一次次试图如法炮制,使用同一套逻辑来实现自己的目标。科索沃宣布“独立”当年,俄罗斯就承认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独立”,并对力图阻止两地分离出去的格鲁吉亚进行了军事打击。彼时,俄方的出兵理由之一就是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发生了针对俄族人的迫害。2014年,俄罗斯又祭出了同一套话语,依据当地的“公投”结果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

  “无可争辩的是,至少在克里姆林宫眼中,科索沃成了西方对俄背负的‘原罪’之一。”派雷斯表示,“科索沃的陈年旧事与数次东扩的北约一样,被俄罗斯看作西方为挤压俄战略空间而不惜诉诸双重标准和欺骗的背叛行为。”

  在俄罗斯出兵前该国总统普京发表的长篇讲话中,科索沃再一次被提及,被普京用于论证俄罗斯干预顿巴斯地区的合理性。派雷斯坦言,完全丧失互信的西方和俄罗斯会陷入到顿巴斯过去8年到底有没有发生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的纠缠争辩当中。

  作为当年巴尔干危机的当事国家,塞尔维亚官方一直持与俄罗斯类似的立场。今年2月下旬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后,武契奇被问及对于俄乌冲突的态度。他主动提及了科索沃问题,并表示,假使西方愿意改变态度,谴责科索沃的“独立”,那么他才会调整立场,与西方一同针对俄罗斯。

  对于塞尔维亚等巴尔干地区国家而言,乌克兰危机不仅使科索沃的阴霾迟迟无法散去,还引发了外界对另一个潜在危机地点的关注——塞尔维亚的邻国波黑也面临着国内的分裂力量。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主席团塞族成员多迪克(波黑三族共治政府的塞族领导人)在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后数次表达了理解俄罗斯立场的言论。在近日举行的联大上,波黑驻联合国代表计划在关于是否谴责俄罗斯的决议上投赞成票。但多迪克则通过俄罗斯使团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转交了一封信,希望可以阻止波黑代表投票,因为“波黑政府还没有就此事达成一致”。波黑国内则同样出现了多次由塞族人主导的挺俄游行。

  这些动向已经引发了欧盟的密切关注。据半岛电视台此前报道,欧盟已经决定将其派驻波黑维和部队的人数增加一倍,以防乌克兰局势“给地区带来的潜在不稳定性”。3月10日,在巴尔干多国进行穿梭外交的德国外长贝尔伯克到访波黑首都萨拉热窝。她呼吁在俄乌交战的背景下,欧洲“必须加深与波黑的联系”。

  “德国和欧盟只会选择支持加强波黑国家的人,而不是那些试图从内部破坏它的人。”贝尔伯克的讲话明显将矛头指向了亲俄的多迪克。

  “西巴尔干眼下已经成了欧洲的一个薄弱环节。欧盟必须在此展现出力量。”她说。